当前位置:首页 » 深国交哲学社 » 正文

论举报行为与抵制

189 人参与  2020年08月09日 17:28  分类 : 深国交哲学社  评论

索引:

壹.论举报行为

    1.1 举报行为的社会建构

    1.2 举报行为向我们揭示了什么

贰.论抵制

    2.1 偶像的脸谱化与政治失声

    2.2 抵制的意义

本文出于作者学术水平考量,不会涉及(大量)政治经济学分析,仅作为个人对本次事件的总结。





1.1 举报行为的社会建构





    举报是点燃2.27事件的直接引药;如果想要谈论这次的2.27事件,就绕不开对「举报」这一行为的分析。而关于「举报」,需要被讨论的问题是:举报行为的本质是什么?这种本质又如何让其令人讨厌?在本文的第一个分节中,我将尝试探讨「举报」这一行为的背后驱动。


    如果举报者进行分析与归纳,他们通常具备以下特征:1. 是个体,或者相较于被举报者是少数;2. 处在被举报者的利益共同体之外,或者以举报结果来看得大于失。对于特征1,我不必多做解释:如果举报者在人数/话语权上占有优势,没有必要举报少数群体以维护自己的利益。对于特征2,如果举报的收益小于付出,或者只有付出,按照理性决策模型(Rational Decision Making Models),一个理性的、行为可预测的个体不会选择举报。


    那么「举报」这一行为的运作机制就明朗了起来:个体处理问题的无能迫使这个个体诉诸公权力,而因为这个个体可以在利益共同体中把自己摘的一干二净(如肖战粉丝:我不看ao3,我也不需要这项权利),故而通过公权打击异己,即肖战、王一博cp的同人文写手——这是一种对公权力的滥用,更是一种对人人心照不宣的道德的背叛。但是批判不止于此,如果要防止这种现象的发生,单纯揭示它的运作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对这一行为溯源:我们可以先从作为社会缩影存在的学校出发对「举报」做分析。在学校,向老师告状/打小报告的行为与举报是否相似?我认为是有的。


    在孩童时代,在我们思想尚未成熟的时候,我们就被灌输这样一个想法:你们要多多检举身边的同学/朋友,要在他们做错事情的时候将他们"举报",暴露给公权力,然后让他们受到公权力的惩罚。可是我们却从来没有思考过:我们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让公权力来惩罚个体,而非我们自己去劝诫,其目的究竟是什么?个人对此的思考是:修复式司法(Restorative justice),1. 让受惩罚者记住自己行为所招致的麻烦,不再犯下类似行为;2. 让看见惩罚过程的人也记住这个惩罚,扼杀他们想要犯下类似行为的念头;是一个以目的为导向的机制。此外,除了公权力,没有任何个体有合法处理其他个体的审判资格:这也是一个关于权力剥夺与让渡的语境。



1.2 举报行为向我们揭示了什么


那么在肖战粉丝举报ao3的情境下,举报显然失去了它的意义。ao3的同人创作社区中,写手对自己的创作内容进行了分级,一如国际上各大电影院对上映影片做出的分级建议;而任何浏览网站的人,作为一个可以独立选择的个体,理应可以对自己想要查看的内容进行筛选。ao3的情境中,1. 被举报者属于亚文化群体,即同人圈,是相较粉圈的数量上的少数;2. 举报者,即唯粉,不会是绝对优势上的利益获得者,因为他们也清楚偶像的流量数据是决定他前途的重要,甚至是唯一因素,举报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会有肖战唯粉选择举报肖战与王一博的同人文创作呢?


答案只能是:这次的举报并不是单单有人看不惯自己偶像被拿来进行同人文创作的事情,它更多地揭示了明星粉丝团体之间的冲突,将平时资本协调下的、看起来一片和谐(或许也不怎么和谐)的"粉圈"的真实面目暴露出来了。


偶像工业是一个和资本密不可分的工业,也就自然有工业下劳动力的分工:唯粉会一直支持一个偶像,为他"洗白"、"反黑",在作品下"打榜";cp粉则主要负责在偶像电视剧播出的时候贡献流量(如博君一肖超话)。而像我上文提到的那样,唯粉与cp粉之间是有利益冲突的,他们并非是绝对的利益共同体,比如,在肖战被写进同人文的时候,唯粉和cp粉的心态就会有很大差距。而资本为了让偶像的粉丝团体可以正常运作,只能去掩盖或者在平时弱化这种冲突,例如,让肖战与王一博能够组成cp的同时不放弃肖战和其他他参演电视剧中女主的cp,而女友粉在看到这些之后就会觉得,自家偶像并没有一个固定的cp,可以给自己制造一个和公众人物谈恋爱的假象。


然而,饭圈文化中的压榨不只是资本家对工人压榨的体现,更是资本家对消费者压榨的体现。偶像工业本身不是一个公益事业(public good),它具有排他性。在非公益性事业的自由市场中,消费者与资本家的关系本来就不能被轻易描述为敌对,他们也有共同创造资本再生产的关系——消费者也就是劳动力,或工人,本身(资本作为社会上的极少一部分,其消费力可以忽略不计),而工人作为消费者,消费的就是其他社会分工中的工人异化出的物的使用价值,也是在生产关系中有话语权的。而在偶像工业中,这一现象产生了异变,它通过衍生出"饭圈文化"(刷好评,打榜,传播"文化商品"等)这个怪物,将原有的横亘在消费者与资本间的制衡(也不是天生就制衡)关系抽离,使得消费者主动上缴这份对商品作出评价的话语权。而在偶像工业的粉丝已经沦为资本韭菜而不自知的时候,他们竟然会去想到「举报」,去打击与他们处于同一角色的文化产业消费者的权益,可谓是彻彻底底地做了资本的走狗。这就是偶像产业资本对粉丝以及其他消费者群体的另一压榨了。


在平时,资本不可谓把这些错综复杂的生产关系协调的不好,但在这次的一个偶然的「举报」下,炸药被引爆了,真实面目得已暴露——饭圈就是一个资本的丑恶掩盖下的由多个残缺肢体组成的弗兰肯斯坦。在此我收笔,不对饭圈中的商品拜物教以及饭圈文化与民族主义的相似性做过多探讨,但我希望可以在不久的将来看到一个对这次事件政治经济学方面的、全面的分析。


2.1 偶像的脸谱化与政治失声


在2.27这件事情中,有一个人被很大程度上地批评了,这个人就是作为偶像的肖战本人。在接下来的论述中,我将试图分析肖战不对此事件作出评价,不"下场"参与到矛盾当中的原因及其背后的支持机制。

 

    偶像这一群体,在我国的语境下,是一群被"脸谱化(stereotyped)"的个体——他们的作品和人品不是严格区分开的,他们的生活作风、为人处事将更大程度上地决定他们在粉丝社群中的受欢迎程度。拿吴亦凡举例子,在发布歌曲《大碗宽面》之前,他在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里对嘻哈文化圈的前辈大放阙词,但是在经历了"全网黑"之后仍能保持冷静,保持礼貌地与大众"和解",故而得到了大众的尊重。让我们来脱离地、冷静地看待这个事情:这其实是非常荒谬的。为什么会有人黑吴亦凡?难道不是因为吴亦凡的业务水平不够吗?他在歌曲《大碗宽面》中也并没有展现什么新的、一鸣惊人的业务水平。大众对于吴亦凡的原谅也好,和解也罢,竟都是针对其"人品"。

 

    而在这种情况下,偶像是一个又可怜又可恨的群体:他们出卖了自己作为"人"所能拥有的权利,将自己塑造成了二维的、平面的个体,以此换取呈几何倍数的经济效益。因此,才会出现有些人对肖战发表的言论:"你收了钱,你就挨骂。"

 

    在了解了这一点之后,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肖战没有出来发声了——他不能发声,也不敢发声。在我国的大环境下,偶像是一个"被政治失声(politically silenced)"的群体:他们不得不在自己粉丝与其他群体起了冲突的时候保持冷漠、疏离,不得不放弃评论政治的权利,以此换取他们还算稳固的流量与资本支持。

 

    偶像的失声给他们带来的就是被符号化的命运,他们由此只能沦为大众眼中、脑中的符号。而与之相对的,粉丝社群是一群有声音的群体,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政治倾向。那么这个时候,偶像就会从"被失声"的状态,转变到"被发声"的状态,也就是被粉丝团体的行为映射。肖战之所以会被群起而攻之,无非就是因为他的粉丝被作为商品的他驱动,举报了ao3网站,而且他本人对此没有任何回应。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政治被失声-->被发声"的例子。

 

    不得不说的是,偶像其实是饭圈文化和资本压迫下的受害者;但是,他在不反抗的同时也就助长了这种歪曲和压迫——如果他拒绝表达,偏安一隅,就只能"被发声",并承担粉丝群体造成的影响的后果。


2.2 抵制的意义


    谈及ao3粉丝社群对肖战本人作出的行为之前,我首先要声明一点:我反对任何形式的网络暴力,包括且不限于翟天临事件、蔡徐坤事件。法律并不是一个可以随意被公众践踏或者僭越的存在,如果人人都认为自己有审判他人的资格,法律也没有必要存在,且网络暴力就是将自己安插、乔装在一个庞大的群体中,以为自己开脱或逃避自己暴力行为对施暴者造成的影响;但是,对肖战代言商品的抵制,我认为是一个可以采取的行动。


    首先,在开始"抵制"这一行为之前,我们要明确的是,我们在抵制肖战,还是在抵制2.27事件发生的前提条件。如果是前者,我可以坦白地说,就现在而言,抵制肖战对之后能够保留的权利没有任何保障。肖战只不过是资本运作中生产出来的一个商品,类似的还可以有很多。很多人可能以为我们抵制肖战的意义在于对肖战粉丝进行复仇,但其实不是这样,或者说,不能仅仅是这样——抵制肖战只是一个符号,只是一个拆解消费主义、饭圈文化与国家机器联合体的开始。确实,抵制肖战可以让肖战和他的粉丝对自己所作所为进行反省,但是作为受害者的我们,要的肯定不仅是这些:我们要创作自由,要更多原先应该属于我们的、现在被资本的权力关系变相剥夺了的权利。


    当我们无法对畸形的饭圈文化做出整体性的批判与改革时,我们可以选择一条从局部开始瓦解它的道路:抵制肖战代言的产品。再次强调,抵制一举并不只是为了让肖战和其粉丝意识到举报一事的严重性,也是对饭圈所有有类似想法的人的警示;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出发,它更将会是打击消费主义和饭圈背后资本运作的一个关键性节点。肖战作为资本对劳动力剥削结构中的一环,在经济学的考量中,就不可能是一个活生生、赤条条的人(这也破除了之前困扰我良久的人道主义问题)。而这次饭圈的问题暴露出来,正好是我们打击饭圈及其背后运作结构(饭圈文化只是资本的基层,但确是各种畸形文化的开宗祖师)的一个好机会。


    在思考出2.27事件背后的权力关系逻辑之前,我原先的观点是,不要对肖战及其粉丝群体进行批判,因为个体行为是体制下思想的体现,所以要回到结构上的批判,不然就是打偏了靶子。但是,现在我的想法产生了转变:从让这整件事情成为可能的政治经济学出发,我们恰恰是应该以这件事情为引走向整体,对我们的敌人从局部到整体进行打击。


    在此需要总结的是:同人圈的写手们固然是韭菜,无脑举报的肖战粉丝和肖战本人都也是被资本割宰的韭菜——这次2.27事件只不过是资本斗争中翻起来、暴露在大众视野里的一点浪花而已。无论是同人圈,还是任何文化产业,在我们所处的21世纪都是被资本侵蚀到不能单靠小小整改就能解决的状态了;而其中暴露出来的对人们意识形态的操控,远不止"创作自由"这么简单。但愿此次风波过后,我们能够学会思考:阻挡我们的墙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些,而我们要做的也不是单单地推倒一堵堵立起来的墙;它们究竟是什么,是怎么运作的,才是我们需要进行反思的问题。



图源奥诺雷.杜米埃(Honore Daumier)《如果他们需要我们这样做》

注:如果有疑问、不同意的想法或者对本文观点的延伸,欢迎使用邮箱或公众号后台找作者讨论。在此特别感谢笔者二位朋友歌川和七絃对本文做出的建设性建议。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Think深国交哲学

推荐阅读:

初三学生放弃中考脱产全日制备考深国交,到底值不值得?

2018年IGCSE的课程成绩,A*率最高的竟然是这门学科?!

2019年深国交新生8月14号已注册报到啦!大热天的好鸡冻。。。

​全面了解深国交,看此贴就够了【课程,环境,常见问题等汇总】

25牛津剑桥、4常青藤、1308万奖学金,深国交2019毕业生全球录取

版权声明:“备战深国交网”除发布相关深国交原创文章内容外,致力于分享国际生优秀学习干货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原谅,并联系微信547840900(备战深国交)进行处理。另外,备考深国交了解深国交及计划参与深国交项目合作均可添加QQ/微信:547840900(加好友时请标明身份否则极有可能加不上),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非常欢迎品牌的推广以及战略合作,请将您的合作方案发邮件至v@scieok.cn

本文链接:http://www.scieok.cn/post/1312.html

哲学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微信公众号:scieok
微信号:ScieOk_cn

加微信,发送 2021 即可进群获取深国交备考资料,并有定期分享相关教育心得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支付宝账号

财付通账号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未标注”原创“的文章均转载自于网络上公开信息,原创不易,转载请标明出处  
深国交备考 | 如何备考深国交 | 深国交考试 | 深国交培训机构 | 备战深国交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www.ScieOk.cn Some Rights Reserved.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23092号-1商务合作
友情链接:留学百词斩 | 南非好望角芦荟胶 | 云南教师招聘考试网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