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国交哲学社 » 正文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555 人参与  2022年11月03日 12:44  分类 : 深国交哲学社  评论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1张
摘要:在当代,反堕胎的捍卫者往往诉诸于宗教因素,声称宗教不允许堕胎。追溯到古代晚期,堕胎在基督教世界里确实是一种罪行,但在胚胎学的基础上,这一时期的学者对胎儿的发育阶段有详细的划分,对堕胎罪的严重程度有严格的界定标准。本文尝试讨论奥古斯丁对胚胎学的认识及其对堕胎的态度,并探究其背后的成因。
关键字:奥古斯丁 胚胎学 堕胎 出埃及记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2张

胎儿发育阶段的划分
罗马帝国并非从一开始就视堕胎为一种罪行。直到公元三世纪,堕胎才被立法定为犯罪。但是,早在这之前,基督教内,反对堕胎的观点就已经广为流行。[1]根据John T. Noonan,在皈依者的共同体内部,主要有三种类型的写作。其一为圣经本身,在其中,胎儿、婴儿和幼儿的地位被主的话语确立。如马太福音19:14中,耶稣所迎接的被描述为「小孩子 (parvulus) 」;马太福音1.18中,在玛丽子宫内的东西被描述为「来自圣灵 (de Spiritu Sancto) 」。其二为具体层面,有对堕胎药 (pharmaka) 的谴责和对堕胎 (phthora) 的禁止。其三为各种启示录,如彼得启示录,在其中专门划定了对堕胎男女的惩罚区域。[2]
到了奥古斯丁的时期,学者们普遍反对堕胎,但是对于胎儿不同发育阶段的划分和态度并不统一。在《八十三个问题》 (De diversis quaestionIBus) 中,奥古斯丁讨论了胎儿在不同阶段的形成,以六为基数,将胚胎学和「建造圣殿」联系在一起。奥古斯丁将胎儿发育的最初六天、接下来的九天、随后的十二天和接下来的十八天分别描述为奶 (即精液) 、血液、固态和形成的阶段。他写到:

Dicitur autem conceptio humana sic procedere et perfici, ut primis sex diebus quASi lactis habeat similitudinem, sequentibus novem diebus convertatur in sanguinem, deinde duodecim diebus solidetur, reliquis decem et octo diebus formetur usque ad perfecta lineamenta omnium membrorum, et hinc jam reliquo tempore usque ad tempus partus magnitudine augeatur. [3]

在这里,最后的十八天他使用了「形成 (formetur) 」一词,而ad perfecta lineamenta omnium membrorum则表示,奥古斯丁认为27-45天的胎儿逐渐具有四肢。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3张

七周大的人类胚胎

由此可见,奥古斯丁认为,在第四十六天胎儿形成。这四十六天加起来 (quadraginta ergo quinque diebus addito uno) 再乘以六,就是基督被怀胎的时间长度,也就是他所说的「完成主的身体」所需要的时间长度 (tot dies fuerint in corporis Dominici perfectione) 。
这样一种详细的日期划分,被Marianne Elsakkers称为「描述性的胚胎学文本」[4],相较于规范性文本——它们大多被用于区分早期堕胎和晚期堕胎,因此通常只有两个阶段——描述性文本至少区分了胎儿发育的三四个重要阶段,包括形成、移动和出生,有时还会包括「获得生命」和「获得灵魂」。
一定程度上,奥古斯丁的胚胎学材料源自更早期的肯索利努斯 (Censorinus) 。肯索利努斯在公元三世纪的《论生辰》 (De Die Natali) [9]中收集了当时的各种胚胎学描述,其中就包括了希波克拉底和毕达哥拉斯。在第九章中,每一次生育的变化被描述为「精液变成血、血变成肉、肉变成人本身」 (qui in uno quoque partu aliquid adferunt mutationis, dum aut semen in sanguinem aut sanguis in carnem aut caro in hominis figuram convertitur) 。而在第十一章中,肯索利努斯不仅使用了partus这样的表述,而且提到了「大胎儿 (partus maior) 」和「小胎儿 (partus minor) 」。这不仅影响了四世纪的胚胎发育观念,而且还影响到了其后的学者们对堕胎问题的讨论。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4张

反对堕胎:perversity position or ontology position?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5张

在奥古斯丁之前,古典时期的学者们对胚胎学也有「阶段划分」的认识,但他们对于堕胎的态度迥异。如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希望女性在二十至四十岁怀孕,其后如果怀孕必须堕胎;亚里士多德则在《政治学》中提倡将堕胎作为治理术的一部分,允许「在有感觉和有生命前」堕胎。
为什么奥古斯丁反对堕胎?Daniel A. Dombrowski在St. Augustine, Abortion, and Libido Crudelis中处理了两种对反对堕胎的原因的解释。第一种他称其为「邪恶立场」 (Perversity Position) 。简而言之,此种解释并非相信一个人从受孕开始就是「人类」且拥有人权,比起关心子宫中的是否是人类,它强调的是性活动与生育之间的规范性联系。第二种则被称为「本体论立场」 (Ontology Position) 。这种立场对「何以为人」的问题做出了自己的解答:一旦怀孕,所怀的就具有成为人的潜能;因此不管潜能有多少差异,只要父母都是人类,所怀的就都被认为是人类。[10] Dombrowski支持第一种立场而反对第二种立场,而第一种立场确实有足够的文本证据支持。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6张

Lyon, Bibliothèque Municipale, Ms. 612
Saint Augustin, Retractationes ; De Diversis Quaestionibus.
Manuscrit de petit format sur parchemin contenant le chAPitre XXVI des Retractationes puis le De diversis quaestionibus de Saint Augustin ; composé au IXe siècle en belle minuscule caroline.

Période : IXe siècle.

当然,在这二者之外,我们不能不注意到一些现实的因素——在奥古斯丁的文本之外的因素,那就是罗马上层社会的逐步腐朽;这在比如说Jerome的书信中就可见一斑。当然,这已经是题外话了。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7张
支持立场一的直接文本证据来源于奥古斯丁的《婚姻与情欲》 (De Nuptiis et Concupiscentia) 。在奥古斯丁的婚姻观念中,唯一无罪的行动是出于生育的意愿 (sola uoluntate generandi) ,其他的无论是避孕、在胎儿获得生命前杀死胎儿、抑或是杀死获得生命的胎儿,都是婚姻犯罪的形式。对于第一者,奥古斯丁称其是「出于邪恶的愿望或者通过邪恶的手段」 (siue uoto malo siue opere malo.) ,而后两者则是「充满欲望的残忍」 (libidinosa crudelitas) 或者「残忍的欲望」 (libido crudelis) 。[11]
John Noonan将这种谴责称为奥古斯丁「对心理学的深入分析」[12],但这并不仅是奥古斯丁所做的描述性语句,其中还有规范性的成分在。「邪恶」和「残忍」带有情感上谴责的色彩,这恰能支持奥古斯丁的perversity position解读。如果奥古斯丁是出于本体论立场而认为怀孕的整个阶段胎儿都是人类,因而做出对堕胎的反对,他在这里没有必要将避孕也称为邪恶;这里甚至不是胎儿成形与否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一个「胎儿」存在。避孕和堕胎都被奥古斯丁划为有罪的范围,是因为他们不符合奥古斯丁对婚姻功能的阐释。
关于婚姻的功能,在《论婚姻三好》 (De bono coniugali) 中,奥古斯丁就其对婚姻制度的理解提出了「婚姻三好」:生育、圣事、忠贞。在基督降临后的尘世之中,婚姻的必要性甚至不在于生育和圣事,而在于维系夫妇双方的忠贞,与此同时,婚姻用生育的约束对抗情欲之罪。[13]
因此,无论是否有胎儿流产,避孕和堕胎都是耽于情欲之罪的象征,因此受到奥古斯丁的谴责。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8张

胎儿与流产:形成、获得灵魂与获得生命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9张

在基于婚姻观念对堕胎的谴责之外,奥古斯丁也基于胎儿的发育阶段对堕胎做出了反对。但是,这种反对并不是基于本体论立场。
真正对胎儿的关注出现在《驳朱利安》 (Contra Iulianum) 中,而这也是一个有争议的文本。John Connery在Aborti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Roman Catholic Perspective里写到,奥古斯丁在《驳朱利安》一书中明确了胎儿的地位,书中记录,所怀的儿童会受到原罪的影响,因此胎儿在子宫内时并不是母亲的一部分。因此,Connery认为,这表明了母体内的胎儿也具有生命,从而是对本体论立场的支持。[14]
相较之下,Dombrowski则认为Connery的结论过于仓促。Dombrowski认为,这里奥古斯丁写到,所有肉欲的子孙 (omnes filios concupiscentiae carnalis) 都在亚当子孙的沉重枷锁之下,他没有提及他们何时成为孩子,也没有提及受孕。在Dombrowski的翻译下,《驳朱利安》中确实指出,如果一位处于死亡危险中的母亲受洗,而她子宫中的婴儿也受洗 (cum etiam) ,则无需在子宫外再次为婴儿施洗;但不管文本为何,这里使用的「婴儿」是 "infans",根据其他文本的使用情况,infans表明这是一个成形的、有四肢的胎儿,因此无论这段文本如何,它根本不能用于讨论新近受孕的、还未成形的胎儿的情况。[15]
比起确立母亲腹中胎儿的本体论地位,整个43文段的重点在于区分因肉欲而生的孩子所具有的原罪,和因重生 (受洗) 而给予的恩典。或许需要澄清的是,Dombrowski所涉及到的这段原文如下:

Nam si ad matris corpus id quod in ea concipitur pertineret, ita ut ejus pars deputaretur; non baptizaretur infans, cujus mater baptizata est aliquo mortis urgente periculo, cum eum gestaret in utero. Nunc vero cum etiam ipse baptizatur, non utique bis baptizatus habebitur.

奥古斯丁这里使用了反证法;他并不真的认为这个婴儿是无须受洗的。正相反,他的大致意思是在说, (如果认为母亲子宫内的就是母亲身体的一部分) ,那么,如果濒死的母亲受洗,她子宫中的婴儿就无须在出生后受洗;但是真的受洗时,不会有人认为这个婴儿受洗了两次。因此,这段话是在表明,虽然它在母亲腹中,但它并不是属于母亲的身体 (Non itaque ad maternum corpus, cum esset in utero, pertinebat) 。
总之,基于Dombrowski的观点,奥古斯丁在这里并不是在讨论每一个阶段的胎儿都具有本体论地位;他并没有严谨地表明未成形的胎儿处于何种境地。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10张
关于胎儿、成形与否和灵魂的关系,奥古斯丁针对《出埃及记》21:22-25,圣经中一段和堕胎相关的文字,在Quaestionum in Heptateuchum中谨慎地讨论了这一问题。奥古斯丁所评论的文段,即《出埃及记》21:22-25,在希腊的七十士译本和杰罗姆的武加大译本中稍有出入。
七十士译本中,Exodus 21:22-23如下:

ἐὰν δὲ μάχωνται δύο ἄνδρες καὶ πατάξωσιν γυναῖκα ἐν γαστρὶ ἔχουσαν καὶ ἐξέλθῃ τὸ παιδίον αὐτῆς μὴ ἐξεικονισμένον ἐπιζήμιον ζημιωθήσεται καθότι ἂν ἐπιβάλῃ ὁ ἀνὴρ τῆς γυναικός δώσει μετὰ ἀξιώματος ἐὰν δὲ ἐξεικονισμένον ἦν δώσει ψυχὴν ἀντὶ ψυχῆς ……

如果两个男人争吵并打了一个有孩子的女人,而她的孩子出生时没有完全形成,他将被迫支付罚款,因为女人的丈夫将根据司法判决要求其支付罚款,但如果它是完全形成的,他将给予生命以生命…[16]
武加大译本中,同样的位置文字如下:

Si rixati fuerint viri, et percusserit quis mulierem prægnantem, et abortivum quidem fecerit, sed ipsa vixerit : subjacebit damno quantum maritus mulieris expetierit, et arbitri judicaverint. Sin autem mors ejus fuerit subsecuta, reddet animam pro anima,……

当男人打架,伤害孕妇,使她流产,但没有进一步伤害,有罪的人将被处以与女人的丈夫要求的罚款。但如果其他伤害接踵而至,你将给予生命以生命….

相比武加大译本使用「伤害」作为以命偿命的划分界限,七十士译本中把完全形成的胎儿的流产纳入法律上以命偿命的范围,可以看出,这一版本的圣经已经将有形状的胎儿的流产作为一种法律上的杀人对待。很明显地,七十士译本中可以看到亚里士多德等人的胚胎学讨论的痕迹:亚里士多德的「有形-无形」的堕胎标准被纳入七十士译本的划定之中。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11张
奥古斯丁在Quaestionum in Heptateuchum中写到:

quod uero non formatum puerperium noluit ad homicidium pertinere, profecto nec hominem deputauit quod tale in utero geritur. hic de anima quaestio solet agitari, utrum quod formatum non est; ne animatum quidem possit intellegi, et ideo non sit homicidium, quia nec exanimatum dici potest, si adhuc animam non habebat. sequitur enim et dicit: si autem formatum fuerit, dabit animam pro anima.[17]

在这里,奥古斯丁认为,《出埃及记》并不希望把没有形成的胎儿的流产当做谋杀。问题在于,是否没有形成的东西就没有被赋予灵魂,因此更不能被认为是有生命的,继而不能被认为是杀人;而当它形成,它的灵魂就会被赋予生命?
成形的胎儿,奥古斯丁尚且没有做出绝对的判定;至于这一时期的胎儿,奥古斯丁甚至不去作出其是否有生命的判定。这种将形成和灵魂的赋予联系起来的说法背后,可能是四世纪广为认可的一种观点,即,「形成」和灵魂的获得是一致的,因为灵魂只能进入已经成形的身体,因此四世纪的学者会很严肃地讨论胎儿的身体是不是成形的 (est formatum) 。
需要注意的是,此处奥古斯丁并不是在说,成形和未成形的划分,就等同于胎儿是否活着的划分,因而等同于意外的流产是否是谋杀的划分;奥古斯丁只是在说,因为我们无法回答灵魂的问题,所以法律并不对此作出规定:

quoniam magna de anima quaestio non est praecipitanda indiscussae temeritate sententiae — ideo lex noluit ad homicidium pertinere, quia nondum dici potest anima uiua in eo corpore quod sensu caret, si talis est in carne nondum formata et ideo nondum sensibus praedita.[18]

因为关于灵魂的重大问题不应由毫无争议和草率的判断仓促决定——法律没有规定该行为属于杀人,因为还不能说在一个没有感觉的身体里还有一个活着的灵魂,如果它没有在肉身之中形成,还没有拥有感觉。
Elsakkers在对奥古斯丁文本的考察中指出,奥古斯丁使用了informe(未成形))、informiter animatus(未成形的存在))、carne nondum formata(尚未在肉体中形成)、nondum anima uiua(尚未获得灵魂)、sensu caret(缺乏感觉)等各种各样的词汇,以描述这一时期的胎儿。Elsakkers猜测,奥古斯丁的「形成」和「获得灵魂」是相同的用法。[19]
但是,在我看来,这意味着一个过强的关系。如果「胎儿形成」和「胎儿获得灵魂」可以在用法上相互替换,那么「胎儿尚未形成」就等同于「胎儿没有灵魂」,而这直接和奥古斯丁这一段文本矛盾。奥古斯丁并不对没有形成的胎儿做出评价,且他持有的可以说是一种对灵魂的不可知论的保留,即,因为人类无法得知灵魂是什么时候由上帝给予的,所以法律不对这种失去胎儿的行为和杀人做出等同。在Enchiridion ad Laurentium中,奥古斯丁自己也说:「我仍然不知道任何人可以回答它,即:人类什么时候开始在子宫里活着?」[20]
当然,奥古斯丁对《出埃及记》的评论与鼓励堕胎毫无关系。从上文的讨论中也可以看出,奥古斯丁不赞成任何情况下的堕胎。不过,这段话蕴涵了奥古斯丁反对灵魂遗传论 (Traducianism) 的立场,这一理论认为人类的灵魂来自父母;相对应的,奥古斯丁认为灵魂来自于上帝。Russell DiSimone认为,由于奥古斯丁在Enarrationes in Pusalmos, in Psalmum LVII中提到「Non enim ex visceribus tantum homo nascitur, sed et in visceribus」 (人从子宫中出生之前,就在子宫中出生) ,因此,Russell DiSimone认为,奥古斯丁支持的是,人的灵魂早在胎儿孕育之前就被上帝给予。[21]
不论如何,奥古斯丁并没有专门就未成形的胎儿做出揣测。

奥古斯丁是如何看待堕胎的? / 哲普  哲学 第12张

总结
相较于当代人在谈及奥古斯丁时,通常只留下「奥古斯丁在胚胎发育的最初四十多天允许堕胎,之后就不允许堕胎了」之类的印象,奥古斯丁对堕胎的划分要更为复杂。在De diversis quaestionibus中,奥古斯丁对胎儿的发育阶段做出了详细的描述性划分,将四十六天作为胎儿形成的时间。
这样一种划分与奥古斯丁对于法律上的堕胎的看法相关联。奥古斯丁支持《出埃及记》中的划分,将已经形成的胎儿的流产作为杀人。而在基督教伦理上,奥古斯丁出于对婚姻功能的理解,反对一切形式的堕胎。
因为法律无法证明灵魂的存在与否,奥古斯丁不认为尚未形成的胎儿的流产在法律上归为杀人。基于他本人对灵魂给予时间的不可知立场,他也很少把尚未形成的胎儿作为思考的重点。/

参考文献:
[1] Gorman, M. J., Abortion and the early church: Christian, Jewish and Pagan attitudes in the Greco*-*Roman World (Eugene: Wipf & Stock Publishers, 1998)
[2] Noonan, John T. Jr., ‘Abortion and the Catholic Church: A Summary History’,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Jurisprudence, Volume 12, Issue 1 (1967), p. 85–131.
[3] Augustinus Hipponensis: De Diversis Quaestionibus, CI. 0289, LVI, in the Cetedoc Library of Christian Latin Texts, version 4.0, (Turnhout 1999). 翻译为:据说人的怀胎是这样进行和完成的:最初六天类似于奶;接下来的九天变为血;随后十二天变成固态;接下来的十八天里,初步形成,直到四肢都长成,在剩下的时间里,直到出生时刻,渐渐增长。
[4] Elsakkers M., ‘The Early Medieval Latin and Vernacular Vocabulary of Abortion and Embryology’, in: M. Goyens, P. De Leemans & A. Smets (eds.), Science Translated: Latin and Vernacular Translations of Scientific Treatises in Medieval Europe, (Leuven: Leuven University Press, 2008), p. 378.
[5] 《论妇女病》抄本众多,且多有出入,在此处参考了Louise Cilliers的Vindicianus‘ Gynaecia and theories on generation and embryology from the Babylonians up to Graeco-*Roman Times及*Vindicianus*’*s “Gynaecia“: Text and Translation of the Codex Monacensis *(*Clm 4622) 。
[6] Cilliers L., ‘Vindicianus’s “Gynaecia”: Text and Translation of the Codex Monacensis (Clm 4622)’*,* In The Journal of Medieval Latin, Vol. 15 (2005), p. 180-183.
[7] Elsakkers M., ‘The Early Medieval Latin and Vernacular Vocabulary of Abortion and Embryology’, p. 382.
[8] Ambrosius Aurelius Theodosius Macrobius, Commentariorum in somnium Scipionis libri duo, introd., testo, trad. e note a cura di L. Scarpa (Padova, 1981), p.122, p. 106, 转引自Elsakkers M., ‘The Early Medieval Latin and Vernacular Vocabulary of Abortion and Embryology’。
[9] Censorinus, Betrachtungen zum Tag der Geburt; ‘**De die natali**’, übers. und ed. VonK. Sallmann (Weinheim, 1988), p. 32-35, 38-43. 同时参考了Censorinus: de Die Natali Liber from Documenta Cathtolica Omnia.
[10] Dombrowski, Daniel A. “St. Augustine, Abortion, and Libido Crudelis.”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49, no. 1 (1988): p. 151–56.
[11] Augustinus, De Nuptiis et Concupiscentia, 1.17, CSEL 42.
[12] 见Noonan, John T. Jr., ‘Abortion and the Catholic Church: A Summary History’.in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Jan. - Mar., Vol. 49, No. 1.(1988), p. 151-156
[13] 参考陈斯一:《存在与试探: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台湾:台湾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21,第29-32页。
[14] John Connery, S. J., Aborti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Roman Catholic Perspective (Chicago, 1977), 55-59, 212.
[15] 拉丁文原文如下:Nam si ad matris corpus id quod in ea concipitur pertineret, ita ut ejus pars deputaretur; non baptizaretur infans, cujus mater baptizata est aliquo mortis urgente periculo, cum eum gestaret in utero. Nunc vero cum etiam ipse baptizatur, non utique bis baptizatus habebitur. 源自Augustinus, Contra Iulianum, 6.14.43, PL 44. 我没有在CSEL, CCL, BA中找到此作品,因此使用了PL版本。
[16] 由于基本不会希腊语,我直接使用了A. Rahlfs, Septuaginta, 5th ed. (Stuttgart 1952)的英文翻译,转引自DiSimone R.: ‘Augustine and the Anti-Life Mentality’, Augustinian Studies. Volume 18, (1987), p.190。
[17] Augustinus, Quaestionum in Heptateuchum, lib.: 2: Quaest. Exodi, quaestio: 80, CSEL 28/2.
[18] 同16。
[19] Elsakkers M., ‘The Early Medieval Latin and Vernacular Vocabulary of Abortion and Embryology’, p. 385.
[20] Augustinus, Enchiridion ad Laurentium, Chap.23, 86. PL 40/CCL 46.

[21] DiSimone R.: ‘Augustine and the Anti-Life Mentality’.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Philosophia 哲学

推荐阅读:

常听到G5、红砖、罗素,这些英国大学集团你真的了解吗?

深国交2025届新生:进来了解一下国交食堂,这里有份档口用餐指南

深国交学子Winnie获得FOBISHA社会科学写作比赛二等奖

牛津模联亚洲线上会 | 快来看!第一期会议现场直击及奖项公布!

NSDA第八届全国中学生学术辩论联赛总决赛正在进行中

版权声明:“备战深国交网”除发布相关深国交原创文章内容外,致力于分享国际生优秀学习干货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原谅,并联系微信547840900(备战深国交)进行处理。另外,备考深国交了解深国交及计划参与深国交项目合作均可添加QQ/微信:547840900(加好友时请标明身份否则极有可能加不上),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非常欢迎品牌的推广以及战略合作,请将您的合作方案发邮件至v@scieok.cn

本文链接:http://www.scieok.cn/post/3624.html

哲学  微信公众号:scieok
微信号:ScieOk_cn

加微信,发送 2021 即可进群获取深国交备考资料,并有定期分享相关教育心得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支付宝账号

财付通账号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深国交最爱杂志

国际化家长必读

如何备考深国交

本科申请英国方向必看

深国交2021年英美本科录取小计

    深国交2021年英美本科录取小计

未标注”原创“的文章均转载自于网络上公开信息,原创不易,转载请标明出处  
深国交备考 | 如何备考深国交 | 深国交考试 | 深国交培训机构 | 备战深国交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www.ScieOk.cn Some Rights Reserved.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23092号-1商务合作
友情链接:中国校园反性骚扰组织 | 留学百词斩 | 南非好望角芦荟胶 | 云南教师招聘考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