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在深国交 » 正文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5391 人参与  2019年10月08日 15:38  分类 : 学在深国交  评论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1张

翟莹莹Patricia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2018届毕业生

就读于英国牛津大学 


光又穿过街对面教堂的彩色玻璃照了出来——

虔诚的教徒,谦卑的姿态,笃定地低吟;

唱诗班的歌声总萦绕在每个周末的夜晚,

但和来往的车辆、

喧嚷的酒馆、

闲聊的行人融不到一起;

好像每个人都有很多要说,

都在自己的角落发着声,

却好像没有人用心的在听,

最终被冬夜里的风吹散了。


圣诞节,

是常年堆积在超市的浆果派唯一被想起的时刻,

而人们把它们摆上宴席,

也只是因为一些无人问津的传统;

它们被小心翼翼的捧着,

圆满却又易碎,

果馅儿是说不清的酸,

还是甜?


一个个站台从身旁呼啸而过,

相册里的照片总在眼前被接连放映;

也许回到熟悉的舒适中就不觉得累了,

但哪有刚拔起腿走了几步就回头看看,

安慰自己说,

已经走的够远的了。


还是耐着性子,把这几页再读一读吧,

思路慢慢的在纸上展开、细化、规范,

层层递进的回答迎接着被抛出的问题,

汲取和输出也只有穿梭了时间的隧道,

才能成为闭合。


鹅黄色的玫瑰花顺着藤蔓从窗外探进房间,

惊喜地听到,

在紧凑的鼓点中多了几层旋律,

笑声和倾谈填补了焦头烂额日子里的空拍,

带着哭腔的牢骚渐渐的弱下来,

静音。


湖面上,小野鸭排成队跟着船浮着,

除了一点涟漪什么也没留下;

撑船的人站在船尾,

挪了挪脚,于是平稳了身子,

手里的篙再次被提起、扎入水中然后穿进河床;


船又向着那个方向

移了一些。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2张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3张

Pembroke学院舞会

和朋友们在Bodleian图书馆外合照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4张

从春假接到任务,让我写一篇记录我在牛津读大一的文章时,就开始想着到底应该汇报些什么了;然而直到一整个学年都结束了,我才敢把在牛津第一年的学习生活翻来覆去的想一想,于是终于在回国的飞机上憋出了上面那段乱码,以此描述这一年情绪和心智上的变化……


那么正文到底要讲些什么还是要看写这篇文章的性质是什么吧。因为不是日记,我不想陈列多少时间地点人物,赘述多少起因经过结果;因为这是一篇要发出去的文章,我希望能与已经开启自己大学生涯的朋友们产生些共鸣,并且可以让学弟学妹们了解一些可能还没遇到的经历。我想讲述我在新环境得到的一些观察和思考,来呈现一个属于我但也许也同样适用于其他人的大一生活的缩影。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5张

在Pembroke学院里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6张

开学典礼和PPE同学的合影

Information ASymmetry信息不对称

我曾经认为牛津是个潜心学术的象牙塔,现实和理想在这里肩并着肩。但是我来到这里之后,看到的不仅是热火朝天的Career Fair,还有鸡飞狗跳的oxford Union,很多人都在为了自己的未来疯狂地编织网络、搭建圈子。


读不完的参考文献和一周两三篇论文的功课量让我一开始几乎没有干别的事情的力气,更别说去探索这个大学和城市了。这样的力不从心衍生出了一种恐慌——不知道周围在发生着什么,担心自己会掉队。想和身边的人倾诉,但是环顾四周发现都是一群拼命奔跑的人,那么也许只能怪自己没有在奋力追赶了吧。至少从前没有太大动力的时候就会想想一些小目标,但这一次我也不知道前方有什么了,然而感觉停下来就会更迷茫。


“到了申请季的时候我觉得我没有其他选择了,为大学读这个专业准备了四年,不仅大家都说我合适,自己也一直这么说服着自己。可是现在我学不下去了。” 高中的一个好朋友在大一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这么跟我说。其实不仅是她和我,感觉周围很多人在上大学后或多或少会对自己的专业和大学的选择上有些无力甚至后悔的时候,觉得跟自己之前的想象不太一样。之前认为是小心翼翼、深思熟虑之后作出的选择好像并没有什么用,还不是被自己之前做了的事推着走,面对着一个又一个未知。 


从前的你总不会预料到现在的处境,而现在做的抉择又会把你带到什么样的未来?申请季需要做抉择时,功课哪怕做的再足,我们总也逃不过时间上的信息不对称,好像一个时间点上的清醒直接决定了另一个时间点上的疑惑……但是我们可以尽量不要让它成为产生心理落差的原因。可怕的不是信息不对称,而是屏蔽信息。迷茫的时候不要和之前的自己作对,走不下去的时候也只有两个办法——进入真空或是保持清醒、更主动地去收集能够帮助你认清现状的信息。通过与周围人更多的互动、尝试各种各样的社团活动、更积极的去了解大环境的动态,我也在一步步更新着自己,告诉自己不要急于表达、要耐心积累。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7张

过春节时我给大家煮汤圆

The reactive strategies 反应型战略


对于在牛津学PPE这件事情来说,我觉得它给了我两个比较特殊的经历:一个是让我亲身体验了英国政界的缩影,甚至能看到未来英国政治圈的雏形,另一个是教会了我一套生存法则。在学政党之间的选举博弈的时候,有这样一套理论:面对一个新势力的挑战,原有的政党有三种不同的回应策略:适应、对峙或者无视。比如当年在面对坚持脱欧的UKIP时,保守党可以选择顺应UKIP的欧洲怀疑论,或是反驳说欧洲一体化给英国带来的种种优势,或是挑起脱欧的是非其实只是民粹主义想借机壮大的方式。


同样,面对牛津的一系列传统和潜在的风气,每一个新来的人也有着这三种选择。不需要太多适应和努力就能很自然的融入的人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身世和背景让牛津的社会环境就在他们的舒适圈内。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选择适应的人往往很有目标和干劲,想通过进入牛津的主流圈子让自己更上一层楼。同时,牛津里还有不少有“反叛”,他们对“特权”阶级嗤之以鼻,或是对富丽堂皇的舞会不以为然,或是对固化的教学大纲愤慨激昂——他们视自己为左派,从革新的精神或是格格不入的行为中确立自己在这里的身份。还有一种人是我最羡慕的,他们很平静,也很淡然,不会因为没有融入感到失落,也不会因为怕发表不出哗众取宠的言论就被埋没在人海。


总之,如何选择这三种策略取决于你的价值观、你的能力和你想在这里扮演的角色。其实,这三条都是生路,哪怕随时变道也不妨——就是不要一会儿觉得自己在适应、一会又去抗拒、一会又说四大皆空、无欲无求。保守党就是总在这三条出路中飘忽不定,然而从它的现状来,还是请引以为鉴。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8张

牛津中国学生会组织的春节晚会

我和国交校友丁瑞蔓、杨哲彬

Armour Proper自我

虽然现在只有民粹人士会激情的引用卢梭的政见,但是这位法国启蒙时期的代表对于人性的探讨还是让我有一种自己有点被看透了的感觉。卢梭提出的Armour proper这一概念——一种当人成为社群动物之后才会产生的自爱,一种从他人身上获得自我认可的需求——恰好解释了我刚入学的危机感和不安全感。


记得第一学期经过几轮筛选被学校一个咨询社团录取时,自己像拿到了社保一样开心。但是在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一个组织的同时,也深深的意识到我多需要周围人对自己的认可。可能卢梭会觉得我这样的心态是合理的:一个人armour proper是ta处在的社会环境的映射——在一个大家都想爬的比别人更高的地方,armour proper是愤愤不平、锱铢必较的根源,让人可咸可酸。


难道只有在绝对平等的社会才能变得真正豁达?或许可以把“自我”和需要和想要完成的事情隔离开,毕竟armour proper是基于有“我”的前提上才建立起来的。学习也好,工作和社会实践也罢,如果暂时不去想做这些能让自己如何更好的立足于身处的环境,而是投入到做这些事情需要扮演的角色中去,专注到事情本身,是会顺利和平静些的。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9张

后面的话……

我觉得没有比分别用经济、政治、哲学学科里内容,来总结自己的三个想法更能体现PPE是如何羁绊又是如何牵引着我的方式了吧。可以说,这个专业让我从申请季时的满腔热情,变成入学后的筋疲力竭,到整个第一学年结束时的心怀感激。它的课业量可以说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然后它对你各方面学术能力上的要求可以说是苛刻的,但是真的只有在舒适圈之外做成了的事情,才算是成就吧。


抒发了这么多感想,还差一个最后的感谢,给高中的老朋友们。是你们的及时的陪伴和简单的联络,让我在下午四点天就黑透了的冬天里的英国,还能有时梦到国交时那些很自如的日子,还能在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无比幸运。所以,谢谢。


2018届毕业校友| 翟莹莹:在牛津读PPE的第一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第10张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深国交

推荐阅读:

The Economist|《经济学人》杂志电子版英文版(2020.6.13)

2018年IGCSE的课程成绩,A*率最高的竟然是这门学科?!

2019年深国交新生8月14号已注册报到啦!大热天的好鸡冻。。。

​全面了解深国交,看此贴就够了【课程,环境,常见问题等汇总】

2018胡润国际学校排行榜|深国交中国前三,广东第一

版权声明:“备战深国交网”除发布相关深国交原创文章内容外,致力于分享国际生优秀学习干货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原谅,并联系微信547840900(备战深国交)进行处理。另外,备考深国交了解深国交及计划参与深国交项目合作均可添加QQ/微信:547840900(加好友时请标明身份否则极有可能加不上),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非常欢迎品牌的推广以及战略合作,请将您的合作方案发邮件至v@scieok.cn

本文链接:http://www.scieok.cn/post/471.html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深国交优秀学生  牛津大学  深国交  PPE  微信公众号:scieok
微信号:ScieOk_cn

加微信,发送 2021 即可进群获取深国交备考资料,并有定期分享相关教育心得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支付宝账号

财付通账号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未标注”原创“的文章均转载自于网络上公开信息,原创不易,转载请标明出处  
深国交备考 | 如何备考深国交 | 深国交考试 | 深国交培训机构 | 备战深国交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www.ScieOk.cn Some Rights Reserved.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23092号-1商务合作
友情链接:留学百词斩 | 南非好望角芦荟胶 | 云南教师招聘考试网

分享:

支付宝

微信